成建

后来碧落黄泉,生死无话

双书记衍生 --- 大扛把子的先生 第一章

一个排古佬劫了个美男子回去当压寨夫人的故事

拉郎配啊

 血色湘西  麻大拐子麻爷  得给麻爷起个名  麻修齐

 潜伏  陆桥山站长迷,但是被麻爷绑了的时候,啥也不是

 

民国十二年,深秋之夜。竿子营刀客田大有疾行三百里,闯进常德府水星楼。湘西最有名的大哥老,排帮大扛把子石天保正在等他。田大有一言不发,取出了短刀。石天保同样解下了枪,也没有让身边的义弟麻修齐帮忙──从他背叛盟约,杀了田大有的父母,抢走田大有的老婆那天起,他就一直在等着这个时刻。两个男人如野兽般挥刀相搏,没有怒吼,没有痛呼,只有粗重的喘息与刀子一次次扎进肉体的声音,最后田大有抱着个妹伢下了山,麻修齐承了大哥的名,多了个两岁的儿子,当起了爹。

麻修齐这个名是他爹起的,没啥文化,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反正也是个靠水吃饭,不用那多要求,修齐行了。

排帮发的是下江客的财,下山的探子好几天没传消息,闲的弟兄发慌。麻大拐子这时候还没瘸,在石天保死了之后,麻修齐下令,守孝三年,石天保死的不体面,名声也不好,三年不动下江客,给大哥积福。

三年刚过,带着众弟兄以及石三怒在石天保灵位前上过香,磕过头,拜过河神,冲着栖凤河大喊一声,逮起!一呼百应,“逮起!”

然后,麻爷就在大厅等了三天,还没见探子传信!

“这是三年光养肥膘,忘了自己靠啥吃饭了!还是我齐爷说的话不管用,忘了我排帮是干啥的了!”麻修齐把石三怒从腿上放下来,站起来,拿起桌上的枪,“三怒,跟爹下山,带你去发财!”

这时候麻修齐是年轻的,傲狂,能养出石三怒这样的后生,他爹什么样,可想而知。

麻修齐带着是石三怒自己来到了麻溪铺,毕竟是竿子营九弓十七寨最大的一地,给了他三年安生,今借他个地,这龙十四也不敢说啥。

一群人大摇大摆的停在了麻溪铺的驿馆前,麻修齐抱着石三怒从滑竿上下来,往门口一站,之前刚收的探子就被从里面压了出来。

“咋?给的钱少,还是看不起你齐爷?”

扭过头,一摆手,那人本来被按在按跪在地上,马上有人向前去,一脚踢在了肚子上,还被人强着拉着脖子后仰,想弯腰缓解一下疼痛的权利也不会留有。

“大扛把子,我错了,错了,大扛把子!”凑着身子往前企图接近麻修齐,“大扛把子,我把他们留下了,端午赛龙舟,他们会看完再走!”

在身后按着他的人就直接把这人推到了地上,“一群收木材的,要找咱们放排,不过还没找咱们拜码头,我想着不能坏了咱们名声,还没给您传信!”

麻修齐互撸了一下石三怒头上的猫,眼睛斜着看了那人一眼,笑了起来,“呦,叫您看,这还是我不懂得规矩了。”

折身回了轿子上坐着,“既然要走我排帮的路,就得打听打听规矩,不懂我就得给他们讲讲。”

明天赛龙舟拜梯玛,今天他们都去凑热闹去看人对歌了。

“大扛把子,这群人里还跟着个书生,说是要去广东当兵的考军校的!不懂是啥,看着挺有钱的!”

“叫啥名字?”麻修齐就是随口一问,书生,不错,绑回去当个先生,教三怒读个书。

“陆桥山。”

陆桥山看着河边上扯着嗓子吼山歌的人,唱个歌就能找到媳妇真好,一会是不是也得有姑娘给他送荷包,还没想完,打了个喷嚏。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