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建

后来碧落黄泉,生死无话

双书记----最后的爱人(八 便纵有千种风情,唯同君讲)

****私设如山  不喜勿撕

对于每天都很幸福的日子过得总是快的,每个周末高育良都会带李达康回家住,有时候还会拐着李达康去他宿舍睡觉。

寒假就要到了,李达康要准备期末考试,每天钻到图书馆里不出来,怕宿舍来来往往的人多影响他休息,强制性的让李达康住自己宿舍,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每天晚上抱着他睡觉,抱着他醒来,一睁开眼睛就是美好的一天。

周末李达康要抓紧复习,只有高育良自己回去。周六早晨恋恋不舍的从床上爬起来,宿舍有暖气但怎么也不如被窝暖和,李达康醒过来趴在他怀里,眼睛还是闭着,“再趴五分钟就起床,学习,拿奖学金,养你。”

“好,拿奖学金,不过得我养你。”伸手拿过桌子上的烟,点着吸了起来。

高育良出了学校,没回家直接去了外贸街,改革开放春风春满地,达康缺个围巾系。

商品经济不再是投机倒把,百废待兴,经济市场一片繁荣,熙熙攘攘的大街,现在人们更多的是希望,越来越好的生活,过去已经过去,总要往前看,就好像现在自己有了达康。

转了好几家店,手里拿着好几个袋子,达康的大衣,达康的裤子,达康的羊毛衫,达康的毛裤,达康的内裤,达康的围巾,手套就不用了,自己给他暖就好了。

高育良工资不高,父母存的的稿费以及写的书的版权费,自己的稿费,花费不凶,生活讲究,在别人看来完全小资,给李达康买那么多东西,别人一个月工资都不能够,对于他来说没什么,反正是给达康买的。

回到家,跑了一上午,看着冷锅冷灶,也没了吃饭的心思,也不知道达康吃饭了没。想着明天早点回去见达康,到书房看书,桌子上摆着的正是第一次拿给达康的围城。

拿起那本书,随意的翻开——慎明道:“关于Bertie结婚离婚的事,我也和他谈过。他引一句英国古话,说结婚仿佛金漆的鸟笼,笼子外面的鸟想住进去,笼内的鸟想飞出来;所以结而离,离而结,没有了局。”

 苏小姐道:“法国也有这么一句话。不过,不说是鸟笼,说是被围困的城堡fortresseassiegee,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鸿渐,是不是?”鸿渐摇头表示不知道。

高育良也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但他现在想进入围城,想和李达康结婚!迫切的想要见到李达康!

合上书,跑下楼穿了外套,拿起还放在沙发上的袋子,锁了门,直接往车站跑去。

高育良到宿舍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多了,还跑了食堂小灶上买了包子,他不认为他不在李达康会去没吃饭,近来他是越来越不听话了。

推开门李达康正趴在桌子上看古汉语辞典,回头看了看竟然是高育良回来了。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明天才回来吗?”李达康看他大冬天还跑了一身汗,以为出了什么事。

高育良进来关上门,袋子往地上一扔,把他从凳子上拉起来,拥进了怀里,“没有,就是突然很想见你,等不到明天了。”

面上没表现什么,但心里可把李达康乐坏了,高育良一走,费了好大劲才从床上爬起来,没有他在旁边一个达康达康的一个劲喊,总感觉空落落的。

“达康,我们结婚吧!”

等了半天,李达康也没个反应,高育良小心翼翼的说:“没关系,你还小,我们以后再讨论这个问题。”慢慢把李达康松开,扭身去拿扔在地上的一个个袋子。“你看我给你买了什么。”

李达康走过去从后面抱着高育良,脸贴在他背上,“如果可以,我愿意。”

以前高育良觉得那些小说里写的少男少女发誓的海枯石烂真是烂俗情节,不过他现在可能比他们还幼稚,自己讲出来还没人家的好听。拉着李达康放在他腰上的手,放在唇边虔诚的吻了一下,“达康我会对你好一辈子的,真真的一辈子。”

是他给了李达康一段见不得光的感情,没有人能承认和见证他们的感情,现在李达康年龄还小,还不知道爱情什么样子就被他坑了,他一定对李达康好一辈子,爱他一辈子的。

当李达康看到高育良给他买的一堆东西后,脸色有点沉,他不想让他以为跟他在一起是图他的什么。他给他买过很多,而他却什么都没给过他。

“育良,你以后别给我买东西,我都没有送过你什么。”李达康一时间没有想看那些东西的心思,又坐回椅子了,高育良把衣服一件件的拿出来,献宝似的给李达康讲着,他全是一眼就相中的,一会穿着肯定好看。

拿着围巾围在李达康脖子上,才发现李达康好像真有点不高兴。“达康,不喜欢吗?”李达康这样的表情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我可是花了好长时间挑的呢。”慢慢的把围巾抽下来,“没关系,明天我带你去看一看,我们再换一条好不好?”

“不是的育良,我都没给你买过东西,总是这样,感觉有点……”没等李达康讲完话,就被高育良给打断了。

“哈哈哈,我还以为怎么了,吓死我了。”又拿出围巾套在李达康脖子上,还缠了好几圈。

“你都要嫁给我了,就当这是聘礼了,你不是说以后要养我的吗?我的全是你的。”顺势坐在了李达康腿上,手搭在桌子上,正好把李达康围在里面。“等你以后工作了,全是你给我买好不好?”

看着高育良如释重负的表情,五味杂陈。“是你要嫁给我好吗!我的也全是你的,等我以后养你吧。”

高育良缠着李达康非要他现在就换上衣服,让他看看,不然就要威胁他自己动手。

看着眼前的少年,高育良有种吾家少年初长成的感觉。黑色的修身大衣,高领毛衫,黑色修身长裤,当然内裤是白的,高育良给换上的,李达康被吃了豆腐,高育良被骂了流氓。

“看够了没有,屋里穿这么多,我要被热死了!”说着便脱了外套,爬到了床上。

高育良把衣服挂到衣柜里终于想起了被遗忘的包子,“达康,你是不是没吃中饭?”拿着包子坐到床边,“还是你老公厉害吧,给你买了包子哦!”

李达康猛地翻了个身,“高育良,我是你老公好不好!”

高育良每看着李达康炸毛,就想咬一口,“行行行,我是你老公,快吃包子。”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