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建

后来碧落黄泉,生死无话

双书记----最后的爱人(六 斜倚熏笼坐到明)

****私设如山  不谈政***治,只谈恋爱  不喜勿撕

本来是不高兴的一章,还是写成高兴的吧,所以这张标题有点名不副实

一直到这节课结束,李达康都在发呆,看着讲台上的高育良,根本没听他讲的什么,他有时候视线会扫到这里,并没有多过停留。

或许他来就是已经给高育良造成困扰了,将近一个周没有露面找自己,表达的意愿还不够明显吗?当时亲了自己可能就是宿醉之后的荷尔蒙冲动,高育良只是玩玩而已,毕竟他有资本不是吗?自己当时推开了他,他可能认为自己已经拒绝了,他认为自己玩不起,所以也不需要再有后面的接触的浪费时间了。毕竟他连自己是老师都没有告诉自己不是吗?

高育良上的是一节大课,中间班空,看到李达康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想着这个时候找他也是不太方便,就去了厕所。

李达康看着高育良走了出去,想着也是该结束了,那两本书改天找大路还给他,本身就是不被大众认可的感情,更何况还是单相思,恹恹的跟大路说了一声就走了。

高育良刚出厕所,就看到李达康走了过来,想着这小子这是出来找自己的,但是当李达康低着头直直的走过厕所,都没看他一眼,高育良愣了。

这几天,真不是高育良故意不找他的,高育良带的是大一的班,这几天准备学生的档案,户籍等繁琐的东西,开各种会,真挺忙。又见李达康没来找他,也认真思考了,他这么做对于李达康的影响,或许李达康真的不能接受,就算能接受,世俗的眼光他能接受吗?他能接受将感情掩于世俗吗?自己能接住李达康给得了他未来吗?现在出国热,不然就带李达康远走高飞,总会有两个人好好生活的地方。

高老师给自己的答案当然是能,李达康一只傻兔子,自己这个老狐狸还能捉不住他。既然已经挑明了,准备上完这个周的课开始好好追人,没想到自己先找来了,那既然来了,跑怎么能跑得掉。

赶紧跟上,把他拉进了楼梯旁边的教师休息室。

有人拉他,李达康吓了一跳,青天白日还有绑架?一扭头是高育良,也就没反抗,乖乖的跟着他进去了。

看吧,这是要跟自己讲清楚,也怪自己不懂规矩。

高育良让他坐到沙发上,自己去倒水给他,就听见后面闷闷的声音传来。

“你不用为难,我这就走,你毕竟是个老师,我不会对人多讲什么的。”

这小家伙想的还挺多,拒绝倒是为我好了。

“对人讲什么啊?”高育良把他自己的杯子放在李达康面前,“喝点水吧,秋天了,容易干。”

现在还说着这种话,虚情假意的关心,“高育良,你这么做有意思吗?”来找他就是来找他羞辱自己的吗?

“所以你是来找我干什么的?”看着李达康仰着脸看自己,眸子里写着委屈又透着倔强,怎么好像自己在欺负他。

“高育良,你!”这是在明知故问吗?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好,还是讲明白的好!”

“我来就是想问问你,亲完就跑了,这么多天不找我你去哪了!”喊完李达康的脸因为恼怒与害羞涨得通红。

他没想到第一次感情就要夭折,还是跟个男的。

高育良笑了起来,推了推眼镜,拉起李达康因气愤而颤抖的双手,“你不是说我是变态吗?我怎敢继续打扰你。”

看着李达康讶异的眼神,“或者你认为我很滥情,亲了就跑?再说只是亲了还没吃呢,怎么能跑。”

李达康的脸又红了起来,被人猜透了心思,还被调戏了,眼神四处乱瞟,唯独不敢看高育良的眼睛。

捧起李达康的脸,眼睛好像有泪,可能真的很委屈,“乖,闭上眼睛。”

轻轻地在他唇上印下一吻,李达康感觉有点窒息,好像滚烫的热油里,忽然溅进去了水,呲啦一声,浑身痉挛。

慢慢地睁开眼睛,高育良在静静的注视着他,眼睛里原来一直溢满的是爱与温柔,自己竟然还讲了他变态。

“甜吗?”李达康觉得气氛都被高育良破坏完了!

一看李达康要炸,一把把他拉进怀里抱住,李达康恨恨的在他腰上掐了一下,高育良攥着李达康的手,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果不其然,高育良这堂课迟到了。

 

晚上,李达康刚走出图书馆,便被忽然蹦出来的高育良吓了一跳。

扯着李达康的手便往前走,李达康一看路上全是来来往往的人,慌忙挣开了高育良的手,闷着头往前走。

走到没有路灯的地方,高育良又去拉他的手,李达康又给挣开了,万一有人呢,继续往前走。

走出去好远,怎么没动静了,一回头,高育良还站在刚才的地方没有动,只是定定地看着自己。

想着也是他理亏,又走回去,装作若无其事地拉起高育良的手,举起来在高育良眼前晃了晃,意思是我拉起来了,该走了吧。

看着被李达康紧紧攥着的手,高育良没想过自己能得到这种幸福。

李达康就这么被高育良一路拉着,拉到了食堂后面的小树林。

月黑风高夜,总得做点风花雪月事。高育良其实也没来过这个小树林,今天中午吃饭往楼下一瞥,绝得挺隐蔽,适合晚上跟达康做些羞羞的事情。

林子里没有灯,高育良拽着李达康,李达康死活不愿意进去,他胆小。高育良一边安慰他,一边往里面拉,两个人动静还不敢闹太大,万一有个过路的大侠呢。

高育良拉着李达康走到里面,把他抵到一棵树上,“达康,我要亲你了哦。”还没等李达康有所回应,便堵住了他的嘴唇。

高育良虽然没有经验,但无师自通,总好的过还是个毛头小伙子的李达康,高育良能感受的到李达康在生涩回应他,害怕憋着他,慢慢的给李达康的换气的时间。

林子种的全是松树,里面的小路是石板铺出来的,还有石凳供来这看书学习的同学休息。晚上情侣之间的一些悄悄话当然要找隐蔽的地方悄悄说,但是你认为是个绝佳约会的好地点,那别人呢?

当悉悉索索的声音还夹杂着呻吟的声音传来的时候,李达康猛地撇开了头,高育良用力过猛差点没啃到树上。

“好像有人。”李达康是真害怕,不由自主的扯住了高育良,高育良踹着气静下来一听。还真是扎耳朵,有伤风化,高育良叹了口气,站直身体紧了紧李达康的领口,牵着他出了小树林。

一出小树林李达康不干了,指着鼻子问高育良,“你是不是故意的!两次了,怎么什么好事都让你碰上,什么玩意儿!你就这么急色急色的!”撒开高育良就往宿舍走。

“达康,我真不知道,谁知道里面有人啊!”

“然后呢,没有人你还想干什么!”

“没有,达康,我没有!我发誓,真的没有。”高育良抓着李达康不让他再往前走。

“真的?”

“千真万确!”

李达康又拉着高育良的手,慢悠悠的往前走,“我真想大喊一声,干什么呢!有伤风化。”

“那我们刚才呢?”

被高育良噎这么一句,脸又涨红了。

“我们那不算,又没不干出格的事。”

“那你去我宿舍睡吧,我宿舍就我一个人住。”

“高育良!你!”

怕李达康又急,忙又补了一句,“我什么都不干,达康你还小,等你长大。”不知道该怎么回高育良,脑子里一天天想的什么,为人师表就是这么为的?

走到最后一个有阴影的地方,高育良松开了他的手,“回去吧,明天叫你吃早饭,别太想我。”趴他脸上亲了一口就跑了,跑出去老远还在跟他挥手。

原来感觉还不错,可以再来一下。当李达康意识到自己想什么呢之后,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