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建

后来碧落黄泉,生死无话

双书记----最后的爱人(四 衣带渐宽终不悔)

****私设如山,严重ooc

****政*治决定让他不存在,专注俩人谈恋爱

感觉越写人物性格越偏到飞起,想到哪写到哪

不喜勿撕

九月底的汉东,秋老虎还恋恋不舍的没有离开。站在离食堂二十米左右的法国梧桐下,根本沐浴不到阳光,所以也不会很热,这是高育良摸索了一个星期才找到的绝佳地点。为了守株待兔,那只兔子就是李达康。

高育良其实已经打听清楚了李达康在哪个宿舍,但是人家没邀请你去,你总不能厚着脸皮去吧,最起码的矜持还是得有的。

高育良已经摸索清楚,不管有没有课,李达康都会在下课之后二十分钟到三十分钟才会出现在食堂,下午下课会去图书馆二楼看书。然后每天高育良都会在那棵梧桐树下等着他,去图书馆二楼的值班室转一圈,等李达康风风火火的进图书馆。

假装偶遇,设计一万种方式来遇见李达康。

李达康过来了,高育良赶紧拐到一个岔路口上,慢慢的走出来,本来还想正好面对面碰上,李达康腿太长,就走到高育良前面去了。高育良赶紧喊了一声。

“达康,等等我。”高育良赶紧跑了几步,还拍了拍李达康的肩膀。

李达康还很惊讶谁会叫他,宿舍那几个人不是去社团了吗?

“哦,师兄啊!”

“达康好巧啊,又碰到你了,吃饭了没?一起吧!”

“好啊,师兄。”这个师兄太热情了。

“今天请你吃西红柿鸡蛋怎么样?”高育良揽着李达康肩膀往食堂走。

“哪能一直让师兄请吃饭,我请你。”

李达康打了两份米饭,高育良让师傅把西红柿鸡蛋浇在了米饭上,说这样很好吃。没有馒头,高育良还担心李达康吃不饱,李达康看高育良一直盯着馒头,便问了一句,“师兄要吃馒头吗?”

高育良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你不吃吗?”

李达康想到了昨天中午他吃的有点多可能是吓到了高育良,“没有,不吃,我昨天是因为早晨没吃饭,晚上不打算吃了,所以才吃那么多的。”讲的很不好意思的摸摸了后脑勺。

“师傅再来一个馒头。”

高育良赶紧阻止,“师傅不用了,吃不了那么多。”

两个人还是坐在了昨天的位置,可能是位置太偏,别人对他没有太多偏爱。

李达康许是饿的不轻,夹了一筷子西红柿直接往嘴里送。然后却是皱起了眉头,五官聚到了一起。

高育良看着他一连贯的动作,想笑却不敢笑,就这几天观察来看,李达康的脾气肯定就跟个炮仗似得,一点就炸。

“怎么了?不好吃吗?”关切的询问着李达康。

“没有师兄,只是没想到竟然是甜的,一下子没能适应。”李达康嚼了嚼咽了下去。“不过挺好吃的。”

“我可是一家一家试过来,就这家是甜的。确实挺好的。”

后来,高育良高血糖不能吃甜食,只能每一次看李达康吃,问他好不好吃。

李达康当时就觉得这个师兄真闲,一家一家试!

 

今年国庆节跟中秋节只差了两天,那个时候中秋节还不是法定假期。学校为了能让学生多放几天假,调整了课时,把周一周二的课挪到了周六周天,所以他们有五天的假期。

“达康假期准备去干什么?回家吗?”假装不经意的问,心里却想可别回家。

“我家太远,来回路费挺贵的,准备找个兼职。”李达康抬头看了一眼高育良,“师兄有什么安排吗?”

“我家就在京州,没什么安排。”

“那挺好,中秋呢,应该回家。”李达康低头继续吃饭。

看着李达康闷头跟饭作斗争,高育良盘算怎么才能让李达康乖乖跟自己回家。

“明天下午就放假了,找兼职也不太好找了,再说你现在对京州也不太熟悉,再被骗了怎么办?不如这个假期你先跟我去我家吧,我带你熟悉熟悉京州,怎么样?”高育良头头是道的分析着,顺便还给出了解题思路。

李达康看着这个师兄,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说话也是不急不躁,才认识没几天,统共才见了两面,就邀请我去他家,做法着实令人费解。

十七八岁的少年,不是不想出去玩,不过确实是囊中羞涩,上学的学费还是父母四处借来的,玩能玩的安心吗?也会让自己良心不安的。

“师兄,大节当下,恐怕多有打扰,就不去了,至于熟悉熟悉京州,我也是没钱,以后有的是机会,多谢师兄了。” 

“中秋节呢,你在学校也是一个人,多个人还热闹呢。住我家,咱俩又不出去瞎混,花不到钱的。出门在外,家里人也希望你能高高兴兴的过个节,我还是师兄呢,关心一下小师弟应该的。扭扭捏捏的跟个姑娘似得!去还是不去?”高育良发现他今天废话不是一般的多,没办法,这可是追媳妇呢!

李达康一听他说他像姑娘,一拍桌子,“去就去!”

拍完桌子,四周忽然安静了,都扭着头,看这两个人是不是要打架。

“达康,别激动吗。”说着,还拍了拍李达康的手。

李达康看着高育良还放在他手上的手,又抬眼看高育良,对方正笑着看着他,好像这个举动并无不妥。

李达康不动声色的抽出手,男生吗碰一下手怎么了,怎么跟个大姑娘似得,不过手麻麻的,许是刚才拍桌子震着了。

 

李达康下午没课,中午下课就算是放假了,高育良已经打听清楚了,所以下了课让课代表把他的书送回办公室,直接就去李达康上的楼下等他了。李达康刚刚下楼,跟一个男生并排走在一起,不知道在聊什么,不过话题李达康应该感兴趣,因为他正在笑,这让高育良看着有些刺眼,自己心爱的东西正在被觊觎。

李达康看到了站在对面的高育良,跟旁边的男生说了几句话,便向高育良跑了过去。

“师兄,好巧啊,你也在这个楼上上课吗?刚才还在想去哪里找你呢。”李达康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

“没有,刚好路过,看到了你,我下午没有课了,你呢?”

“我也没有了,准备回宿舍呢。”

“直接去我家吧,这一会公交车应该不挤,下午人都走,人就多了。”高育良的提议看起来不错。

“好吧,师兄,谢谢了真是。”

两个人走到公交车站,确实人不怎么多,上了车竟然还有座位。

走到后排的地方,让李达康做到了里面,自己坐在外面。

“刚才跟你说话的那是谁呀?”高育良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哦你说大路啊,王大路,我们一个宿舍的,刚刚在讨论学生会的事呢。”高育良的心思稍稍平静下来。

“你要参加学生会呀?”

听着高育良的语气好像很惊讶,“怎么了?”

“没有,那你可得好好准备准备。”

“申请已经写好了,开学就交。师兄,你参加学生会没有?”

“我现在算是退休了,我能说我还是会长吗?”

“师兄,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李达康侧过来身子跟高育良讲话,眼神里已经满是崇拜。跟高育良认识没多长时间,却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李达康后来对高育良说起过这种感觉,高育良说你那不是一见如故,你那是一见倾心。

高育良他家在市中心,离汉大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李达康下了车感觉就是饿。但李达康不好意思说!

高育良一直是个沉稳的人,没想到遇到高育良却变成了青春期只顾求爱的毛头小伙子了。激动了一路,那还能感觉到饿。

高育良家是个独栋的两层小洋楼,李达康觉得真气派,怪不得第一次见他吃两个菜。走进院子,种的全是花花草草,李达康叫不上来名字,四周的墙上全是爬山虎,西南角的位置还有个葡萄架,下面是两张藤椅围着一张小圆桌。

当高育良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李达康有些疑惑,家里好像没人。引着李达康进了屋,房子里面装修却是一溜水的红木家具,古香古色,墙上挂的全是字画,客厅周围还有屏风隔着,上面画的是红楼十二钗,充满书香气息,怪不得高育良一身书生气这么明显,原来是书香世家。

李达康觉得第一次有种自卑的感觉,就连在县城中学上学,被那些富家子弟嘲笑时都没有过这种感觉。觉得自己跟高育良这样的人交不上朋友的。

拉着高育良在沙发上坐下,“达康你饿了吧,我去买点吃的。”

连忙拉住高育良,“不用了,自己做就好了。”李达康抬头望着高育良,高育良却面露难色,“好长时间没回来了,家里什么都没有。”

“你父母呢?”李达康脱口而出。

“他们啊,不在了。等我去买点东西回来,楼上书房里有书,钥匙是长得不一样的那个,你先去看书,我一会就回来。”高育良把钥匙掏出来扔给李达康就走了出去。

李达康觉得自己唐突了,高育良消失在门口,他还没反应过来。

看着怀里的钥匙,想了想还是在沙发上坐着等师兄回来吧。

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等的李达康都快睡了,高育良提着两份面条回来了。

“这个点都停伙了,先煮的面条凑一顿吧。”

“师兄已经很好了。”高育良去厨房拿了两个碗盛面条。

“吃完我们去买点蔬菜还有肉回来,毕竟过节的吗。”

“你不说不花钱的吗?”

“你不吃我还得吃呢,不然我吃你看着?”高育良调笑着看着李达康。

“不行,师兄请我来的,当然要吃!”李达康这个时候才渐渐放开,就是一下子觉得特别放松。师兄家都来过了,还知道了他家里的情况。

吃过饭跟着高育良去供销社换了菜还有肉回来,那个时候买东西还是要票的。高育良还买了很多点心,桃酥,水果糖,李达康想这个师兄对生活真讲究。

 

既然讲了是要带李达康玩的,高育良确实已经想好了假期这几天去哪,今晚上就有安排的。

吃完了饭,李达康抢着去洗碗,高育良拗不过她只好随他。

高育良带着李达康参观了楼上楼下的布置,其实也没什么好介绍的,一间书房,一间卧室,其他房子基本上空着。还很不好意思的说,因为其他的房间没收拾,这几天只能委屈李达康跟高育良挤一张床了。不过好在床是双人床,应该不会太挤。

李达康在看到书房里的书的时候,吓着了,两面墙上全是书,他上学的高中的图书馆里面的书都没高育良的书多。

“师兄,这么多书你怎么保留下来的。”语气里全是喟叹。

里面的书在那十年当中绝大部分是禁*书,还有很多是线装书。

高育良笑了笑,不知回忆起了什么,笑声中掺杂了些许苦涩。

“我当时下乡偷着带了一箱子,没人发现。其他的大部分书被我爸妈藏在了地下室,破四*旧抄*家的时候都没被发现,也有后来淘的。”

“师兄,你真厉害!”李达康就想夸一下他。

“你要想看随时看,随便挑。”高育良说这句话的时候,在李达康眼中破相个英雄。

“真的吗师兄,太好了!”喜不自禁,看起来像个孩子。

高育良本来想带着李达康去溜冰,李达康不会,不去。没办法只好带着他去溜公园。

天已经黑了,公园有几处租书的摊位还亮着灯,放着的广播里讲的是水浒传的鲁提辖正在行侠仗义。

两个人随着走廊溜达,遛鸟的大叔吹着口哨,时光好像在这一刻被拉长,悠悠远远,不知道要飘到哪。李达康回过神,感觉这种生活要腐蚀他。

走到一角,高育良忽然拉着他不动了,旁边好像有声音,哼哼唧唧的,“慢点,我操,疼~嗯。”是个男人的声音,李达康猛地一扭头,一个男人把另一个男人抵在柱子上,两个男人在交合。

李达康毕竟是个刚十七岁的人,看到这一幕,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尴尬的立在那,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

高育良没想到会碰到这种场景,还是第一次看到真人表演,愣了一下,直接把李达康拉走了。高育良不知道李达康心里作何反应,会不会感到恶心,厌恶,一直拉着他回到家,两个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一开始见到李达康就知道他是非常传统的人,怕他知道了自己是这样的人会感到自己恶心,厌恶自己。再没碰到李达康之前,高育良是决定孤独终身的,但见到了李达康就觉得李达康会陪着他变老。他会好好对李达康的,哪怕他厌恶自己他也会好好对他,哪怕他觉得自己恶心他也会把他有办法把他禁锢在自己身边。高育良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问题,就是想占有李达康。

回到家,两个人躺在床上,高育良问他,“达康,刚才没吓到你吧?”

李达康的脸又红了,说话都开始结巴了,“没,没有。”

“也是,你还是个小孩子呢,不懂这些。两个男人在一起却是,,,”

“我可不是小孩子,就是觉得有点有伤风化,两个男人在一起,有点恶心,浑身象被蚂蚁爬了似的。”

听到李达康这么直白的形容,高育良扯被子的手一顿,又把被子往李达康那边扯了扯,“那两个人却是是有伤分化,不过恶心倒是没觉得,两性之间爱情是爱情,同性之间就不是了吗?”

李达康听高育良这么说,倒是觉得有几分道理,还是沉默着没有说话。

“快睡吧,明天早晨早起去城市广场看升旗。”

半夜听着李达康平稳的呼吸声,把手放在了李达康的腰上,李达康没动,又伸手把他往怀里带了带,李达康自动的往高育良温热的怀里缩了缩。怀里抱着李达康,感觉真好。

 

第二天早晨五点高育良醒来的时候,李达康还缩在自己怀里,轻轻地在他脸颊亲了一下,悄悄地下了床,准备好了早餐,叫醒李达康。李达康呆呆的坐在床上,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才想起来在高育良家,翘起的头发让高育良笑了半天。

等他们到了广场的时候,人还不太多,虽然不是北京天安门的升旗仪式,但每年,京州的百姓国庆节的时候专门来看升旗的人不在少数。六点十分开始升旗,天边刚刚散发一圈圈光晕,场景肃穆庄严,只有国旗队的战士口号声和踢正步的声音。国歌响起,四周的群众都跟着唱了起来。祝福伟大的祖国,祖国的希望是寄托在他们这一代人身上的,李达康是这么跟高育良说的。

京州的寺庙文化历史很悠久,高育良带着他去逛了寺庙,烧香拜佛的人很多,两个人还跟着上了柱香,李达康拜的是出人头地好未来,高育良求的是身边佳人好姻缘。

到了中秋那天下午,李达康说还没准备月饼,要去买月饼。高育良拿出柜子里的月饼说准备好了,李达康还追问他什么时候买的,当然不会告诉他是学校福利发的。

晚上高育良拿出了父亲在世时珍藏的茅台,给李达康还有自己都满上,两个人就在已经没有葡萄的葡萄架下赏月吟诗吃月饼。

“我喜欢苏轼的《水调歌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师兄你呢?”

“《春江花月夜》,整首诗我都挺喜欢。”

“师兄,你,,,”

“达康,叫我育良,叫师兄都把我叫老了。”

“师兄你多大了?”

“二十五。”

“你确实比我老很多啊,哈哈哈,我才十七。”

“你小子,唉,想不想父母?”

“说实话哈,想,再一想,我要好好读书,将来衣锦还乡,他们都等着呢,就不太想了。”李达康抬头看了看月亮,“再说不还有师兄,不,育良你陪着我的吗!”还拿起来酒杯向高育良致敬。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能喝的吗?”又给李达康倒上酒。

“我从小就跟着我爸喝酒,男人吗不能不会喝酒。”端起酒杯又一饮而尽,“育良你这酒可真好啊!”

“我挺想我父母的,他们讲我爸妈是右*派,污蔑8攻击*毛*泽*东*思*想,我连我妈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我爸从农*场放出来都没能等到那年中秋,就这所房子还是三年前才还回来的。上学早初中刚毕业,十四岁就下乡了,呆了五年,考上大学才回来。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以前过的算不算中秋。”高育良摸蹭着酒杯。

年少离家,对于父母最深刻的记忆除了小时候母亲督导自己读书父亲带自己在校园里漫步,有父亲的学生过来跟父亲打招呼的那些天伦之乐,便只剩下每天放学回来,父母脖子上被挂着牌子走进家门,一遍一遍的告诫自己要好好读书,才能改变这个无知*法*制不健*全的国*家。

李达康听高育良说的这些,没由来的感到心疼,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一阵沉默,十年浩*劫,当时自己年纪小,跟一群大哥哥大姐姐走街串巷,后来见到他们把一个老师从村口的戏台子上推了下来,就再也没跟着凑过热闹。

高育良先开了口,“不过今年有你陪着过中秋啊!”

“师兄,你若是不嫌弃,以后每年中秋我都陪你。”又举起酒杯跟高育良的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最后李达康是被高育良抱到床上的,被高育良抱着,还喊着“育良,来你喝,这个糖真甜。”手里什么也没有,就往高育良脸上怼。

“你说什么甜,我尝尝好不好?”高育良趴在李达康身边,看着他还在舔动的嘴唇,低下头,最后高育良却只是在李达康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起了身,“还是不趁人之危了,得让你知道什么滋味才行。”

三下五除二把李达康的衣服脱了下来,只留个内裤,把他压进被子里,自己捡起来丢地上的衣服往卫生间走去。

高育良收拾好自己也爬上了床,把李达康捞进自己怀里,这几天只要高育良一抱他,李达康自动就在高育良怀里缩成一团了,有时候还会揽着高育良的脖子抱着他。虽然这是无意识的,却让高育良很受用。

两个人睡到日上三竿,九点多李达康悠悠转醒,呵,可着实吓了一跳,自己竟然在高育良怀里,还不着寸缕,有点懵逼。动了动试图把自己抽出来,高育良这个家伙抱得还挺紧,可别醒,醒了更尴尬。

高育良睁开眼看到怀里呲牙咧嘴的李达康,着实可爱。收了收胳膊,对着李达康变亲了上去,更是欺身而上,把他压在了身子底下。

一点点啃咬着他的嘴唇,薄唇的人大多薄情,达康的深情肯定是都留给了自己。一点点进攻,灵巧的舌尖钻进李达康的口中,扫过他的口腔,还有昨天白酒的味道,捉住那只正在愣神的小舌头随着自己起舞,吮吸缠绵。

李达康被高育良突然而来的动作吓蒙了,任由高育良亲着他,等他意识到高育良正在干什么之后,内心涌上来一股羞耻之感,开始剧烈反抗起来。

猛地一咬高育良的舌头,把他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跳下床,指着高育良大叫“变态啊你!”

高育良一脸戏谑的看着李达康,“甜吗?”

李达康手忙脚乱的穿上搭在凳子上的衣服拉开门就跑了,他跟高育良身形差不多,没带衣服,这几天穿的都是高育良的衣服,根本没发现穿的衣服并无不妥。

看着李达康落荒而逃的背影,高育良摸了摸嘴角,勾出一撇微笑,“变态吗?”站起来穿好衣服,“是挺甜的。”

一直到回到学校,李达康都没敢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慌慌张张的跑上楼,回到宿舍趴在床上蒙上被子便睡。

只到下午,王大路回来把他推醒了,“达康别睡了,睡了一天了,这是政法系的高老师让我给你书,你小子什么时候认识政法系的老师了。”说着便把书扔到了李达康床上,李达康从被子里探出头还在想什么高老师,看到王大路扔上来的书的时候,《围城》和《儒林外史》,是这几天在高育良家看的书,心中彷佛有几分明了。

“大路,你说什么高老师?”

“就是政法系的高育良老师啊,跟着历史系的一个学姐去听过他的课,讲的不错,关键是长得帅,下面一溜的基本全是女生。”

所以说,高育良这是在玩我吗?带我去他家,亲了我,却还不告诉我自己是老师,是打算得手之后甩的时候方便吗?一溜全是女生,不会注意一下影响吗?

脑子忽然蹦出高育良那句充满戏谑的那句“甜吗?”想想自己真的反感吗?

一直到晚上宿舍熄灯李达康都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思考这个问题,自己真的反感吗?终于还是从内心承认了自己的想法,感觉很奇妙,那个吻带给了自己太多未知,如果可以,想要的可能更多,自己的下身当时已经硬了,他当然知道这代表什么。那自己喜欢他吗?应该是喜欢,没谈过恋爱没见过猪跑啊。这几天跟他在一起玩,现在想想竟感觉像是在约会。两性之间的爱是爱情,同性之间的就不是了吗?

其实李达康骨子里是哪种也别传统的人,亲都亲了,还能找别人吗?虽然亲的那个人是个男的,自己身上还穿着他的衣服呢。

想通了之后蒙上被子继续睡,就等着明天高育良来找他了。

左等不来,右等不来,从开学到现在四天了都没见他来找自己,中午不吃饭就在食堂转,也没碰到他。果然,看来还是自己多情了吧。

大路提了一句,今天那个学姐要去听高老师的课,问李达康要不要也去看看那高老师讲课到底有多吸引人。李达康顺势答应,倒要看看,那么多女生,这个高老师这是又勾搭了谁!

当高育良拿着教案来上课,随意一瞥,看到缩在角落里的小平头之后,笑了起来。下面一阵窃窃私语,李达康抬头看了一眼,不知道对这谁送秋波呢,一点不含蓄,不要脸。

看到李达康抬头看他,脸色一板,怎么瘦了!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