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建

后来碧落黄泉,生死无话

双书记----最后的爱人(三 为伊消得人憔悴)

****私设如山  不喜勿撕,勿打


李达康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还是趴在高育良身上,不过现在的状态更像是两个人重叠在一起。

窗外一片漆黑,远处却依稀有灯光,是啊,夜生活毕竟才刚刚开始。

那么长时间都趴在高育良身上,忽然很担心他是否还健在,自己醒了他都没发现,不会被压死了吧。

抬了抬胳膊,一只手还在被高育良攥着,热乎乎的,高育良还健在。

李达康的头在高育良胸前蹭了蹭,怪不得自己不长肉,感情全长高育良胸上了。

高育良抬起手拍了拍李达康的脑袋,“蹭完了你还想干啥?”

“你醒了啊,我能干什么,什么都不干。”李达康拒绝了内心想继续温存的想法,“走吧,饿了,你要回家做饭了。”

站起来,按开了灯,腿有点麻,拉起高育良往边上推了推,坐下,把腿往高育良怀里一放,“捶捶。”

眼睛被闪了一下,带上眼镜,复又恢复清明。

高育良轻轻地按着,李达康只要平静下来,不会去回想那些东西,只是喜欢赖着高育良。

看着李达康瘫在沙发上闭着眼睛,神情放松。但达康的心里也会是放松的状态吗?这可能只是假象,他可能还在等待时机离开自己。如果没有自己,达康或许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所有的痛苦全都是自己强加给他的。

有时候高育良恨透了自己,想着现在的李达康,想着现在的自己,自己有病,还拉着李达康一起征服地狱,最终等待的结果只会是万劫不复。高育良舍不得李达康受苦,想放了李达康,让自己跟他都解脱,但一想到李达康不是自己的,跟了别人,心脏就像被人攥着,钻心的疼,攥着的那人还是李达康。

手下没控制好力道,捏的李达康扯着嗓子嚎了一声,“高育良谋杀亲夫啊!”李达康伸手把高育良的手拍到了一边。

站起身,拉起高育良,整理了一下他的衣服,“育良书记走吧。”

李达康觉得高育良今晚有点沉默,“育良,怎么了?是不是胃疼了?”伸手去揽高育良的肩膀。

“没事,”高育良笑了笑,“回去给你做西红柿炒鸡蛋好不好?”

“好吧,我勉强同意吧。”李达康喜欢拉着高育良,哪怕允许他这么做的场合不那么多。

出了办公室,李达康便放开了手,与高育良并排走着。

司机还在下面等着,两个人上了同一辆车,“送达康书记回市委家属院,然乎你就下班吧,我自己走走。”

听着高育良这么说,李达康就想笑,从一开始的无可奈何,到现在想着每天两个人都想是掩耳盗铃的傻子,想想就好笑。

两个人以前经常在高育良的小别墅住,后来沙瑞金来了,就经常回市委家属院住。有时候看到两人一起出来,也只是说下棋或者谈事情太晚就歇了一夜,旁人都道是政法委书记跟市委书记关系真好。

 

李达康吃完饭,碗一推,往沙发上一瘫,“良哥,快收拾,好不容易不加班,我得休息休息。”

高育良无可奈何的笑了笑,赖皮都赖得那么理直气壮。

等高育良收拾好碗筷,回到客厅的时候,李达康已经睡着了,他蹲在沙发边,看着李达康皱着的眉头,不知道梦到了什么?梦到了懒政的干部还是梦到了自己。

李达康在做梦,梦到了高育良,看到浑身赤裸的高育良抱着同样赤裸的人在哭,那个人身上的痕迹好像能说明刚才两个人都发生了什么,那个人双手还被绑在床头。踉跄着走过去,那个人是自己!育良嘴里念叨“以后绝对不会了,达康我错了。”

那个自己只是任由他抱着,一动不动,眼睛里的光好像随眼角的溜走了。

“对不起达康,真的对不起。”高育良拿着那个人的手打自己的脸,虽然力道并没有很重,但李达康心疼,想伸手去拉高育良。

“高育良你怎么不去死?”那个李达康眼睛里是掩饰不了的恨意,李达康愣在了离高育良咫尺的地方。

那个人是自己吗?自己怎么可能会说这种话,自己不会真的恨育良的。

高育良好像也愣了,却又随即点了点头,“如果你要求,可以。”

高育良把那个李达康放在了床上,出了卧室下了楼,李达康想拉住他,告诉他,那个不是自己,无论他做什么自己都会原谅他的。

扭头看那个李达康躺在床上看着自己,“心疼了?”眼神语气全是挑衅,李达康想踹他!

“你是谁?”李达康定定的看着那个人。

“我不就是你吗?”李达康觉得自己疯了,肯定是在做梦!

还没等李达康跑下楼,就听见“砰”的一声,紧接着还有碗盘碎掉的声音。

一个趔趄李达康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李达康趴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他看不到高育良,只看到高育良的眼镜散落在一堆碎掉的瓷片上,只剩下一只眼镜反光,另一个镜片怕是掉了吧。

李达康蜷缩在地板上,想爬过去看看高育良到底怎么样,却怎么也动不了,像有人在拉着自己。李达康想挣开,他只是想看看高育良,为什么为什么。

 

高育良看着李达康,想抚平他紧皱的眉头,达康怎么可以皱眉呢。手刚碰到他,李达康便睁开了眼睛。

看着高育良好好的在自己面前,眼泪忽然就绷不住了,抱着高育良便哭了起来。“高育良,你,抱得我紧一点。”

李达康这一哭可吓坏了高育良,紧紧抱着他。衬衣都湿了却也浑然不觉。

“达康睡了那么长时间了,怎么刚刚又睡了。做噩梦了?”

“嗯,育良,我梦见梦里有个坏的我要害你。”

“那是不是好的达康把我给救了呀?”高育良很享受现在软绵绵的李达康抱着他的感觉。

“或许吧,然后我醒了。”李达康的声音闷闷的,听不真切。

李达康松开高育良,捧着他的脸,轻轻在他额头落下一吻。“你以后不要那么听我的话。”

从李达康知道自己有病之后,慢慢的就变了,虽然还是跟以前在外面怼天怼地怼自己,在家赖着自己撒娇,但还是有些东西变了。变得内心好像有个壳,壳里面的李达康不需要依赖他高育良,壳里面的百转千回不需要他高育良参与,这让高育良感觉很不安全,总有一天壳外面的李达康会不会也不再要高育良?

看着李达康湿漉漉的眼睛,他的李达康或许回来了。

“康宝,跟我在一起你真的高兴吗?”

李达康很疑惑高育良这么问他,“不高兴,老子跟你在一起那么多年!抱朕上楼睡觉!”

“康宝,今天奖励你好不好?”一把把李达康抱起往楼上走。

李达康一听来了兴致,现在只有每个周六高育良才会给他,除了某些时候。“真的?”紧紧的揽着高育良的脖子,生怕自己掉下来。

“我还能骗你,说好了我们回家做的。”

“那你能不能对我好一点,别绑着我好不好?有时候可疼了?”听到李达康这么说,高育良上楼的腿顿了一下,复又恢复正常。

李达康下意识的搂紧了高育良的脖子,他怕高育良会失控把他扔了。

“好,康宝听话就好。”高育良踢开门,把李达康轻轻地放在床上。

高育良起身走进了洗手间,把浴缸里放好了水,准备把李达康抱进来洗澡,谁知一扭头,李达康浑身赤裸的倚在门框上。

看着这副躯体,从精瘦的腰身,到现在腰上堆叠着小小的赘肉,看见了还是会抱有一种冲动。

李达康走过来,等他把高育良衬衣的扣子一颗颗解开,高育良早已经把裤子脱了下来。

抱着李达康一转身,把他放到了浴缸里,水漫过李达康的皮肤,水波浮动,肚子上看不真切的青紫的瘀痕还是刺了高育良的眼。

高育良小心的抚摸着那片青紫,“还疼不疼了?”

李达康的手覆上他的手,带着往胸前引。

“甘之若饴。”

高育良站起来,踏进浴缸,把李达康压在身下,轻轻地吻着他,抚摸着他,轻轻地扩张,进入,轻轻地动作,极尽温柔。

别人讲来日方长,他说今夜很短。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