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建

后来碧落黄泉,生死无话

双书记——最后的爱人(二 人生若只如初见)

****私设如山   勿打勿撕

感觉这一章有点写跑偏了

金秋九月,丹桂飘香,那个时候,领导老师讲这句话的时候,让人看到的还是希望。

高育良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第一次见到李达康是在新生军训完的表彰大会上。

导员老师被安排在最后一排,操场上坐满了人,校长致辞的第一句就是那两个词。

中文系的座位跟政法系挨着,高育良观察着学生,想到了他当时入学时候情景。抬头看了一眼主席台上正在慷慨陈词的领导,收回目光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发着光的男生。虽然看不到男生的眼睛,单从背影看就可以想象,眼睛一定充满的对建设美好社会主义的向往和决心。白衬衣,小平头,高育良从他身上看到了那种希望。

 

再见到那个男生是在学校食堂,有时候缘分就是那么奇妙,高育良把它定义为缘分。

那个时候汉大的教师食堂跟学生食堂虽然也是分开的,在还在一栋楼上,教师食堂在四楼,学生的在一二三楼。

高育良上学的时候就喜欢在二楼吃饭,当了老师去了几次四楼,又回到了二楼。还是比较喜欢学生与学生在一起的氛围,青春,鲜活。他感觉自己还年轻。

高育良喜欢最西边窗口做的西红柿炒鸡蛋和糖醋里脊,他每天都会从东边楼梯上来,一路网罗,在西边买一份西红柿炒鸡蛋或者糖醋里脊收尾。选择一个靠边角窗户的位置坐下,安静。学生的喧闹欣赏就够了,不需要参与其中。

今天可能来的比较晚,也可能是吃饭的人太多,西红柿炒鸡蛋没有了,打了一份红烧茄子,一份糖醋里脊。位置还在,这给了高育良一些安慰。

“同学,这个位置有人吗?”

声音有些沙哑,听着让人感觉很平静,像摇篮曲。高育良第一感觉,真他妈的性感。那个时候这种想法是不能讲出来的,当时流氓罪还没取消。

小平头!白衬衣,是操场上的那个男生。

“没有,你坐吧。”

“谢谢!下课有点晚了,没位置了。”

高育良停下筷子观察这个男生的一举一动,他吧身后的包取下来挂在凳子上,他的碗里有土豆丝,下面是米饭,像土豆丝盖饭一样。但他手边的袋子里却还有两个馒头,可能是帮同学带的饭。

男生把袖子往上撸了一下,拿出袋子里的一个馒头开始吃饭,感觉高育良的目光好像一直在自己身上,抬头看了看对面的人。

“我打扰到你了?”男生抬起头笑了笑,眼睛眯在了一起,真可爱!

“没有,没有。”高育良习惯性的推了下眼镜,“只是没有人坐在我对面过,有点惊讶。”

“好吧,我叫李达康,中文系的,大一。你呢?”李达康感觉对面的这个师兄不一般,像个傻子,不过长得挺帅。不过同为男生,李达康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关注点好像放错了地方。看他竟然还打了两份菜,家庭条件应该不错。

“高育良,政法系。”高育良把自己的饭盒往前推了推,“达到小康吗?”

“我是这么理解的。”李达康低头笑了笑,没人这么解释过他的名字,虽然他自己是这么理解的。

“大你几届,你可得叫我师兄哦。我的菜打的多了,一起吃吧。”高育良不动声色又把饭盒往前推了推。

李达康的脸色突然变了,“师兄,你什么意思?”

“你不要误会,我是真打多了,你别多想,其实我就是想吃个西红柿炒鸡蛋,没有了。”人不大,脾气不小。

“那你也吃我的,这个土豆丝真的很好吃。”李达康又笑了起来,高育良感觉他像个兔子。

两个人吃过饭,一起出的食堂,本来高育良还在想跟着李达康回宿舍,看看他住哪,没成想出了食堂,李达康却要去图书馆看书。高育良一句一起吧,拐着李达康就去了图书馆。

李达康是农村来的,再怎么少年老成也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孩子。开学没几天便结交了这么好的师兄,内心其实很喜悦。

去图书馆的路上,话也多了起来,抱负理想,家庭籍贯,全都出卖给了高育良。

 

高育良知道自己跟别人不一样,青春期的时候别的男生都盯着女生看,高育良受到的家庭教育不允许他有那种想法,他自己也觉得那些人幼稚。下乡当知青的时候,同住的知青都去看人洗澡,自己还是没兴趣,自己对男生身体的渴求到时更多一点。

高育良翻书,查资料,甚至于自己偷偷看过医生,再后来也就看开了,每个人都是独立存在的一个个体,谁也不能就说另一个人有病,如果同性恋就是错误的,柏拉图为什么会成为哲学家呢?

看到李达康的第一眼,只是感觉这个男生太美好,不可亵渎,自己如果做了一些事可能就会毁了他。再次见到李达康,改变了主意,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但这个人一定得是自己的,哪怕是毁了,也得是自己毁的,毁了也得是他高育良的。

人生不能只如初见,只有初见的话,李达康怎么成为高育良的呢?

评论(1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