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建

后来碧落黄泉,生死无话

我会怀疑一些东西

按照年龄来算

假如这个人比我大一岁,但他上学比我要晚一年

这样的话,我提前上大学或者是大学毕业

你说他是比我经历的多还是我比他阅历更丰富一些?

如果没有其他的变量因素,我所能理解的东西是他经历这个年轻的时候已经理解的问题还是他在接触社会之后的累积的到这个时间段才能搞明白的事?

是一分一秒度过的时间会改变人还是一分一秒累积的时间会改变人?

也许怀疑这个词并不准确

但是很困惑

就像小时候总会思考,雨如果一直下

我从雨里回家,我是走得慢,雨跟我的身体接触面积小;我跑得快跟雨的接触面积大,我到了家,我淋的雨是一样的吗?

想不明白人就死了


李达康,高育良让我转达你,他想糟蹋你


又一段子

    “高育良,你出来,给你说个事!”

    “什么?”高育良从被窝里钻出来。

    “我今天吃药的时候,孙连成跑我办公室跟我说了件事。”

    高育良趴在李达康身上,手带着李达康的手往下摸。

    “说了什么?”

    “高育良。。。”

    李达康一只手拿过来床头柜的眼镜,一下怼在了高育良脸上。

    “你去找孙连成问吧!”

    一抬腿把高育良踹下了床,一个枕头砸下去把刚带好的眼镜又给砸歪了。

    “我怎么了!”索性坐地上不起来了,明天打死孙连成!

    “你都不问我为什么吃药!”

    “哼,高育良,颤抖吧!”

记一次情感受挫

记一次情感受挫,起这个名字有点言不符实,其实真正的应该只算有一次情感经历,受挫的这次算不算情感呢,应该算吧,毕竟受挫了的吗。

在算得上早恋的年纪,谈了个恋爱,在人家都没分手的年纪,分了个手。真的很伤心啊,我还是自己慢慢修行吧,时间就算是个庸医,也总会好的。

一年时间已然过去,有个可以称得上知己的说了句玩笑话,你没对象,我没对象,不如整合一下资源好了。清楚地记得是个周六,然后我有认真思考两天啊,周一跟他说了,还是算了吧。毕竟我也没一颗真心放人身上,或许说想着空唠唠的念想,作孽啊,培养感情也不一定能培养出来,还是给人说不要耽误人家好了。宽慰一下自己的良心吧。

不过当时光想着自己的良心了,没想起可能伤了别人一颗真心。

如果一个人将报复编织两三年,那这个人一定可以成功,因为有恒心,有耐心,有刻苦奋斗的决心啊。

追了一个沉稳的人,为什么追呢,因为温柔沉稳啊,哈,真的有动心啊,因为我觉得是第一时间接到了电话,喜欢温柔的人。

可能是变得有些沉闷了,我不是很爱说话,但也挺爱说废话,但没人陪我说废话。

原来那个温柔的人,吞下寂寞的恋人啊,只是为了报复良心伤了真心啊。

很伤心啊,好不容易抬眼看世界,遇到了师夷长技以制夷。心碎的具象化是怎么样呢,应该是有过体验了。怎么会有这种人呢,很害怕,累,时间一长我还是会忘,还是当一个经过人生的好朋友,累吗,我替你累啊,希望你过了这个我这石头疙瘩,可以走的一路顺畅。

温柔的恋人啊,呵,还有点难呀,我以后还是自己修仙吧。我欲成仙,法力无边。


双书记 最后的爱人 某一节

高育良想他也许是疯了,从来都认为自己是自制力很强的,但是他现在控制不住情绪,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他现在很激动,因为剧烈的情绪波动,他在控制不住的颤抖。他咬紧牙齿,每一步都走的坚定又很沉重。
猛地推开李达康寝室的门,他已经睡着了,窗户门关,推开门的穿堂风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高育良走到床前看着李达康,大院里暗黄的灯光影在床上

https://shimo.im/docs/5osB4DOe3Awpq31d

写作要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但是如果胡编乱造生活,或许就不太好了

开车

达康,开车是手动档的好,还是自动档的好?高育良凑到床边,李达康靠在床头看书。
手动档的。李达康说完靠了靠身子
高育良脱了衣服就开始往被窝里钻,扯着李达康的手往自己下身摸。
你干什么!
开车啊!
李达康抽出手,眯着眼看着爬在自己身上的这一坨,那我选自动档,下去。
我也更喜欢自动档!
高育良三两下扯了李达康的衣服,压着李达康乱蹭,你不用动,我动。

心机老男人

李达康以前觉得高育良也就是个道貌岸然的老师,当第二天从床上一动腰就疼的时候觉得,高育良是个心机老男人,登徒子。
高育良说去杭州开会,反正李达康学校放假也没事,可以去跟他玩,放松一下。李达康想着很好,还没出过省呢,刚好这个时间杭州不会太冷,也不用跟高育良分开,他去开会,自己就出去转,感受一下诗情画意。
高育良定的是一间标间,这就是表示俩人得住一个房间,李达康抬眼看了一眼高育良,他是有些拘谨的,毕竟俩人虽然亲过抱过,但还没睡过,
晚上睡觉,两张床,高育良提议把床怼一起吧,睡的暖和些,李达康默默抱着被子站了起来,看肌肉男把床两秒就推到了一起。
康康,要不我抱着你睡吧,不脱你衣服的,挺冷的。李达康翻了翻白眼,此地无银三百粮。见李达康没反应,掀开被子,打了个滚,就蹭到了李达康被窝里。
高育良抱着李达康上下其手,康宝,你把衣服脱了吧,我这样摸着不舒服,我就摸摸,其他什么事都不做。李达康推了推高育良,其他什么都不能做哈!我是学生!
宝宝,你放松,我就蹭蹭,不进去,不信你摸摸。
你能不能把手拿开,我不舒服的,睡觉,你还得开会明天。
康宝,我就进去一点,不乱动的。李达康被压在高育良身下,手圈着他的脖子。
康宝,我就轻轻的动一下,很温柔的,不疼,疼你叫我我就会停的。
疼。
一会就不疼了,我再快一点。
早晨醒过来之后,李达康被按在床上吃了饭,又被亲了好几口,然后高育良去开会了,留李达康在床上一动腰就酸。
诗情画意,屁!